Archive for February 2017

冰涼的憂慮感緊貼著她的眼睛,穿刺過黏膜的異樣感,刀刃戳進了她的右眼。
腦袋裏灼燒成灰燼的語言,從塔的尖端上不斷掉了下來。

黏黏糊糊的海水中
形成雪的陰影的色澤。

不存在這裏的痛楚輕輕撕抓著她的手臂。

從光的微弱之處透出血管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