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沒有盡頭的鐘聲 搖晃著
身體倒臥在柏油的路面上
斷掉的枝枒不斷長出新的

軀幹 慢慢的不見了
在疑惑這麼做的同時
手已經變得如此冰冷了啊

被填滿的格子裡
慌亂地寫著某人的名字
在呼喚呢 不明白的事理本身
橫倒過來的街道上 有什麼人 經過我
但是 誰也沒有

曾經非常喜歡的香味 如今慢慢地逼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