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16

「眼睛⋯⋯好疼⋯⋯」她掙扎著醒來,被細心包紮的紗布遮掩著她的視線。又活了下來。冰涼的水從臉上滑下來。

(因為妳可以無數次的殺死自己。)
(在這裏。在妳的夢境裏。)

(可以無數次的傷害自己。可以弄瞎眼睛割壞皮膚將手腳砍斷。但仍然是妳自己。)

她醒來的時候,包裹著冰塊的毛巾滑落,散落的冰塊摔得細細碎碎。她下了床,踩過那些融化的水痕。口很渴,應該要喝些水的。但身體無力的跌坐在地上。

(妳所傷害的自我都會反饋。)

(「我們」共享著疼痛啊——)

一個未知的夢結束、一個現實的存在醒來。

我們是真實的,也是虛無的。

一個沒有名字的存在。

他緊握著利刃。
(怪物吞進他的身體)
那些碎片不知怎麼變成利刃
該放哪裏??
插進了心臟裏。
(怪物吃了他的心)
他的身體。他的身體裏。他的

黏黏糊糊的、融成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