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formation

她坐在空著的椅子上,面對另一張空著的椅子。那是一個純白的空間,和沒有標示姓名的病歷。她看見自己瞪著雙眼,彷彿不曾要求過醒來。而她已從睏倦的夢境中醒來。有什麼要求著她必須清醒於是將她拖出夢境。腦袋是沉重的、黏糊糊的融成一團,好重的一塊肉啊。

那裏誰的呼吸也不存在,無人回應的她所發出的求救聲音也不存在。她絕望的看向綑綁在另一張椅子上的自己,不,不那裏誰也不在那裏。妳不要再想了。真的會瘋的。

『妳在想什麼啊?』

另一張椅子上的她說。

『不在這裏的是妳喲。』

住口啊妳只是我無意識裏弱小的碎片而已支離的解構的一片身影模糊的爛肉只是塊肉罷了,我,我我我我我我……?是什麼……??

妳的身體是我的。
大腦也是意識也是心臟也是。

(深黑的長髮、晃動著。)

她感到頭痛。(正因是疼痛讓妳醒過來)

(有什麼人,扯著她的頭髮。)

很久以前讀到的貓關進箱子裏的實驗,貓最後死了嗎活著嗎死了嗎?關在這裏的我。我??我在哪裏?我是活著的嗎?

柔軟的手覆蓋了頸,溫柔地勒住了。勒住了。殺死了。

想求救但聲音已經發不出來了,就要死了要死了啊。妳是誰啊?誰都可以救救我吧——

她是。她她她她她她。她。欸?欸⋯⋯?

(原來,是我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