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https://t.co/WpDToH1ibr

日前於瑞士合法尋死的華裔律師洪秉政,在其「趨近死亡」(Approaching Death)的信中提到「協助自殺」(Assisted suicide )在加拿大並不合法。但事實上,「協助自殺」在瑞士自1940年起便已合法化,且執行「協助自殺」並無需由醫生執行。

根據瑞士法律規定,該國法律並不允許安樂死(euthanasia),只有協助自殺為法律所允許。

在瑞士,協助自殺的機構包括Dignitas、「離世瑞士」(Exit Switzerland)以及瑞士人類死亡協會(Swiss Society for Humane Dying)等機構,但最知名的仍屬Dignitas機構。

Dignitas機構是由非醫生所組成的團隊以協助自殺,而Dignitas的負責人梅里(Ludwig Minelli)正是人權醫生。根據瑞士法律規定,對於飽受心理問題折磨的人士則非該機構的服務對象。

2008年12月間,當Dignitas展示一名來自美國的客戶透過該組織協助自殺而死亡的真實紀錄片後,隨即引發全球譴責。

2011年3月間,蘇黎士所在的坎頓州(Canton)展開全民公投,以決定坎頓州是否應繼續准許外國人士,運用開明的瑞士法律,前往該地合法尋死,該項公投有78%的民眾,以壓倒性的結果贊成應允許外國人士前往該地尋死。

2007年1月間,Dignitas離世部門主管那許基(Philip Nitschke )陪著澳洲醫生艾里特(John Elliott)及其太太Angelika前往Dignitas,由於艾里特久受骨髓癌症之苦,因而成為全澳洲第六位使用Dignitas服務的客戶。

而澳洲醫生艾里特穿越千里只為合法尋死的故事,成為2007年1月26日雪梨先鋒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的頭版新聞,他當時喝下Dignitas提供的致死化學藥物Nembutal。

艾略特在死前宣言中以「我的生命由我抉擇」為結語,他表示,期盼其他的澳洲民眾,不必再像他一般飛越千里,只為尋求合法一死。

在加拿大,2013年10月由Environics Institute所進行民調顯示,有69%的民眾贊成安樂死;2013年3月的「加拿大醫療協會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