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裏男友騎車載我。天空是灰色的。我們沒有目的地的往前著。我,左邊的膝蓋感到冰冷,而且染著深黑色⋯⋯是血。我的自身,衣服上,染了好多血。但我卻沒有記憶。男友停下車,說「我載妳去醫院。」
「不要。」我輕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