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夢到山貓和男友,我們在房間裏。他提議一起自殺。我同意了。山貓靜靜的不說話。我們會被世人當做殉情嗎?我不在意。山貓仍然靜靜的,幫我們準備。桌上有兩杯水。他決定自殺的方式是喝乳液。我喝了水,然後喝下乳液,嘴裏很苦……。我看了一眼男友放在桌上的Mac,那時是18:50。我繼續喝。感覺昏昏沈沈,視線模糊了。
醒來時我側躺在沙發上,山貓和男友,都坐在我身旁。身體很熱,暈暈的。山貓撫摸我的額頭。「她還在發燒。」
「對不起……決定自殺太輕率了。」男友看起來好像哭過。摸著我的手。時間是15:00,我睡了一天?還是幾天?我們失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