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5

08

『那麼希望妳下輩子變成美麗的小鹿,還是一樣在森林裡存活著。拋開一些已經破碎的枷鎖,踩在破碎的事物上,雙腳會割出傷痕流淌血液。 』

我明白無法寫,那是怎樣的狀態。從前能輕易在腦海裏重組的時序和字句,全都破碎得無法拾起。

「無法誠實地面對自己。」心理學書上的話讓我悲傷得跌入相同的陷溺裏。我把一切推給吃藥,那些我故意存著又大量吃下的藥。因為抗焦慮劑而無法思考。而問題的根源是:無法誠實地面對、接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