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我的心好像一個充滿了血的風箱,如果我轉身去看原先床上馬丁睡的那一邊,我就能看到我的心在我身邊,用力地鼓動著,脹大又擠縮,而每次擠縮的時候,就會吐出一大潭的血,濺得到處都是,而我所能感到的是愛和恨,憤怒和歡樂,恐怖和麻木,而這些都沒有一個中心點。

邱妙津日記(March 21, 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