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5

10

虛弱⋯⋯

我永遠不能忘懷那一幕:我們搭夜間火車睡臥鋪,從Nice回Paris,夜裡我爬到上鋪為她蓋被子,她這樣問我。我跳下臥鋪走到走廊上,風呼嘯著撲打窗玻璃,外面的世界一片漆黑,唯有幾星燈光,我點起一支煙,問自己還能如何變換著形式繼續愛她?

邱妙津《蒙馬特遺書》

09

「那為什麼小鹿聽見槍聲?」
「我……」

The Tempest(William Shakespeare)

We are such stuff
As dreams are made on, and our little life
Is rounded with a sleep.

The Tempest, Act 4, scene 1.

我們是什麼樣的事物呢?
是夢的本質,渺小的我們的生命,
……深陷在沉睡裏頭……

暴風雨,四幕一景

夢到山貓和男友,我們在房間裏。他提議一起自殺。我同意了。山貓靜靜的不說話。我們會被世人當做殉情嗎?我不在意。山貓仍然靜靜的,幫我們準備。桌上有兩杯水。他決定自殺的方式是喝乳液。我喝了水,然後喝下乳液,嘴裏很苦……。我看了一眼男友放在桌上的Mac,那時是18:50。我繼續喝。感覺昏昏沈沈,視線模糊了。
醒來時我側躺在沙發上,山貓和男友,都坐在我身旁。身體很熱,暈暈的。山貓撫摸我的額頭。「她還在發燒。」
「對不起……決定自殺太輕率了。」男友看起來好像哭過。摸著我的手。時間是15:00,我睡了一天?還是幾天?我們失敗了。

08

『那麼希望妳下輩子變成美麗的小鹿,還是一樣在森林裡存活著。拋開一些已經破碎的枷鎖,踩在破碎的事物上,雙腳會割出傷痕流淌血液。 』

我明白無法寫,那是怎樣的狀態。從前能輕易在腦海裏重組的時序和字句,全都破碎得無法拾起。

「無法誠實地面對自己。」心理學書上的話讓我悲傷得跌入相同的陷溺裏。我把一切推給吃藥,那些我故意存著又大量吃下的藥。因為抗焦慮劑而無法思考。而問題的根源是:無法誠實地面對、接納自己。

去愛,和照顧一個人。

07

『妳跟小鹿也還好嗎?天氣不冷了,感覺夢快醒來就是這種溫度。』

人本主義理論家認為,廣泛性焦慮症像其他心理疾患一樣,由於不能誠實的看待自己和接納自己而產生。一再的否認和扭曲他們真實的思想、感情和行為,使這些人極度的焦慮。

Carl Rogers認為兒童不能從他人接受無條件的積極關注(unconditional positive regard),可能變為過份批判自己及發展嚴格的自我標準,也就是Rogers所謂的價值條件(conditions of worth)。他們試圖藉著重複扭曲和否認他們真實的思想和經驗,來符合他們的自我標準。然而,不管如何努力,威脅性的自我批判仍繼續不斷的出現,而引起他們強烈的焦慮。這種猛烈的焦慮,引發廣泛性焦慮症或一些其他形式的心理功能失常。

我的心好像一個充滿了血的風箱,如果我轉身去看原先床上馬丁睡的那一邊,我就能看到我的心在我身邊,用力地鼓動著,脹大又擠縮,而每次擠縮的時候,就會吐出一大潭的血,濺得到處都是,而我所能感到的是愛和恨,憤怒和歡樂,恐怖和麻木,而這些都沒有一個中心點。

邱妙津日記(March 21, 1994)

她的聲音

她睡著了,吞下好幾個月以來藏起的安眠藥。

但她的意識醒來,感覺肺用盡全力卻無法吸進空氣。痛苦之於身體。她想。她的聲音說去死。

她說醫生我聽到好多聲音。可是治療結束後她想念她的聲音。她說。那麼多聲音裏有一個女性的聲音,壓抑而痛苦的對她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