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ckholm

by

她很想掃射他們的臉直至模糊,可是她沒有辦法。所以她綁架了他們,溫柔餵食鎮靜劑。那些人質安穩的睡眠。她保護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