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 a nice dream

by

她摀住眼睛,暗紅色的鮮血流到臉上。傷口很痛。身體冰冷的碎光。他在殺害她。但她摀住臉的手慢慢滑下,為什麼覺得很冷?那麼美好的孤獨。她充滿恨意的微笑,然後幻滅了。

他在她的精神裡死了。他不能拯救她的人格,決定讓共生的身體自殺。她說我不需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