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stling

by



有漂亮灰藍眼睛的獵人,在寒冷的旅館房間裡昏睡。但他醒來後這裡已經沒有聲音了。剩下他身體裡血液流動的聲音。然後他開始對懷裡雪白的幼鳥說話,他說了犯過的罪和所有惡夢。像發瘋般的那麼無感。直到他的心臟麻痺了。黑暗的幼鳥從現實裡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