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卡門(黃碧雲)

萊泛愛拉

以理性與節制去理解。

她想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自制力。
「我從來都是自己的主人。」

「不,不,不,不是因為你是一個女子的緣故。我只是無法……。」
「不,不。不是因為我不喜歡你。你是個十分嫵媚溫暖的女子。」
「不是因為你。只是……。」
萊泛愛拉會想或許將會都會有一個伴侶,或男或女結婚不結婚都一樣。有一個伴侶但不代表她不孤獨。
如果孤獨是生存本質,萊泛愛拉希望誠實的去面對。
「喬治亞,我希望能夠對你誠實。但誠實卻時常傷害人。」
「所以人需要幻覺。像我的母親露芙。」
「我是個不會幻滅的人。因為從開始我就沒有。」
「我不需要幻覺。你看跳舞多麼真實。」

她沒有說我不需要親近也不需要你,或世上的任何一個人。誠實有一個限度,如果她要在這個虛妄的世界生存下去。她不說,有所保留,但不表示她不明白事實。
她不說醫生其實你害怕我。她不說喬治亞你愛我是因為你希望我會愛你來證明你的嫵媚。她不說我們在浪費時間,真正有才華的人是極少的,恐怕都不是你和我。她甚至不會跟自己說你必須明白你跳下去其實沒甚麼意思,不過買了一張中獎機會極低的彩票等開獎。
她不說「肉體有甚麼意思,肉體不過是謊言。」
「肉體只跟自己接近。肉體從來不接近他人。」
「所以我舞。」

「萊泛愛拉是天使的名字。天使不想念。天使不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