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咖啡色

by

他們找到她時她坐在被雪覆蓋的長椅裡,握銀色剪刀剪她的微捲長髮。他們沒有辦法只能帶她剪短。那深咖啡色溶成短髮的形狀。其實她那麼痛心。但短髮有差別嗎?無論她毀了什麼都沒有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