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羊冒險記(Haruki Murakami)

by

「如果你早一星期到這裡來,我還是會死的。那麼,或許我們可以在更明朗而溫暖的地方見面也說不定。可是,也一樣。我不能不死的事實還是沒有改變。那只有更痛苦而已。而且那樣的痛苦我是一定受不了的。」
「為什麼不能不死呢?」
黑暗中聽得見搓手的聲音。
「關於這個我不太想說。因為那樣會變成在自我辯護。你不覺得沒有比死人在做自我辯護更難堪的事嗎?」
「可是你不說我就不懂啊。」
「再多喝一點啤酒吧。」
「好冷啊。」我說。
「已經沒那麼冷了。」
我用顫抖的手拉開拉環喝了一口啤酒。喝起來確實已經沒那麼冷了。
「我簡單說吧。如果你能答應我不告訴任何人的話。」
「就算我說了,到底有誰會相信呢?」
「這倒是真的。」老鼠說完笑起來。
「一定沒人會相信的。實在太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