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戀的繩索綑綁安穩和平的昨日

by

牆上沒有符號的分針靜止轉動,乾燥的時間。沉默都不是冷靜的。新鮮換洗衣物的乾淨氣味。冰開水。

「那,你願意說了嗎?」

而溫度沒有意義,冰冷或濕熱的傷害性,之於失溫的生命沒有感情。依戀的繩索綑綁安穩和平的昨日。沒有傷痕。掙扎的生命沒有,迷離的夢境沒有。

少年的左手刺著槍,與纏繞的荊棘綑綁手腕。撫摸著就可以瞄準自己。開槍好嗎。壓下扳機好嗎。好。輔導士的臉模糊著,溫馴的疲倦的影子。

失眠讓意識接近於真實的水底。呼吸的泡沫和,飄浮,飄浮的雨。自溺的沉睡好嗎。好。巨大的爆炸聲響,柔軟的毀滅世界。存在都沒有了。

都沒有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