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穿著白色洋裝

我看見一個女孩從窗邊掉落。

但明明應該,從我的距離是看不清楚的她的表情,卻清晰的出現在每個我閉上眼的瞬間。

不應該是那樣的啊,我想。那天女孩的全身都模糊的映在我的眼裡,可是只有那面無表情的模樣卻始終過份清楚地在我眼前無法揮散。彷彿徹底滲入我的靈魂。

無法忘記,於是我決定必須從女孩的方向看向我的房間。

我踩上了那棟大樓旁邊的階梯,攀爬上女孩那天所站的窗邊。過程不是非常辛苦,卻莫名地令人感到疲憊。終於爬上以後,我緩緩的從那個窗台上起身。

而我看見了,在對面我的房間裡,迷惑的望向這邊的我的模樣。

我閉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