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1

Untitled

「那個時候,我沉到了水底。那是真正的水噢,不是任何形而上的比喻或什麼的,我是說那一切都是真實的。那樣的感覺,沒有沉到過水底的人是不會知道的。」

「我可以感覺到我的肺正在急速的運動,空氣不斷從我口中吐出,卻交換不到任何氧氣。其實那時候我真的已經放棄了,可是胸口卻持續強烈的收縮,那時我突然想到我的肺如果能夠思考一定很絕望。」

「也許是因為不能呼吸,覺得越來越看不見了。並不是因為黑暗而看不見那樣而已,而是連黑暗都逐漸消失了,我什麼也看不到。」

「但那時候我卻沒有任何感覺,除了身體的痛苦以外,我甚至不覺得害怕,什麼感覺也沒有……」

「因為沒有感覺,所以非常倦怠。」

「像是飄浮在真空裡那樣,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見,我也什麼也不想說。然後我突然非常厭恨這一切……」

「我非常厭恨這樣的一切。有時候。」


「嗯……」


「對了,在水底之前,還有一個短暫模糊的記憶。」

「我坐在窗邊,房裡的燈關著,那是一棟老舊而且充滿破損的公寓,因為方向的關係,即使開著窗也接收不到多少陽光,不過沒有關係。我討厭光。」

「那時候我聽到了類似爆炸的聲響,像是夢境裡的聲音一樣,好像不是真正的聲音,而是來自意識底層的意念。或是更模糊的地方。然後就下雨了。」

「也許是因為從黑暗的房裡看出去,或是虛幻的爆炸聲,那天雨點降落的速度好像也變得緩慢了。一切該有的現實好像都錯位了。景色透明了起來。」

「然後現實就墬毀了。」

「現實墬毀了,我看見一些殘骸似的碎屑緩慢的飛了起來,或是墬落。而世界無聲。」

「世界無聲。然後我就知道了噢,世界就要毀滅了。」

「毀滅……」


「那就是世界末日了噢。」

她穿著白色洋裝

我看見一個女孩從窗邊掉落。

但明明應該,從我的距離是看不清楚的她的表情,卻清晰的出現在每個我閉上眼的瞬間。

不應該是那樣的啊,我想。那天女孩的全身都模糊的映在我的眼裡,可是只有那面無表情的模樣卻始終過份清楚地在我眼前無法揮散。彷彿徹底滲入我的靈魂。

無法忘記,於是我決定必須從女孩的方向看向我的房間。

我踩上了那棟大樓旁邊的階梯,攀爬上女孩那天所站的窗邊。過程不是非常辛苦,卻莫名地令人感到疲憊。終於爬上以後,我緩緩的從那個窗台上起身。

而我看見了,在對面我的房間裡,迷惑的望向這邊的我的模樣。

我閉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