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與夢境之外

by

天空靜止了。

剛才的雨水在我身上進行緩慢的滲透,每滴夾雜髒空氣工業污染的水分子都靜靜地陷入我身上衣服的纖維裡。深深地。深深的。

可是除此之外已經沒有任何可供證明真實的線索。也許是夢在清醒之間暫留了。路上的行人們全都遺失了動作,只剩下在一切靜止之前所擁有的姿態。

他們已經沒有表情沒有行動沒有聲音,城市瞬間安靜下來。而那些沉默正慢慢侵蝕著我僅有的語言和意識。我已經快要無法繼續解釋下去了。

我將身上的外套裹得更緊更緊,為了抵擋冷空氣和著雨水繼續將我侵蝕腐敗。然後踩著那些靜止的水痕,每走一步就撞上前方懸在空中的雨水。

是我還沒醒來嗎?或是這個世界正在做夢。而在這場夢境裡我被遺留了,留在醒來的那一邊。然而這又是為什麼呢,為什麼我總是站在與別人相反的地方呢。

我凝視著某張靜止的陌生的臉孔,卻讀不出個所以然。下一個也是。下下一個也是。每個人都靜止了,只有我還沒有。整個世界都在夢裡而我不是。只有我還在這裡。

在路的某一點上我哭了起來,就這麼站著,睜著眼睛讓淚水流出,沒有任何聲音。沒有聲音。我閉緊嘴巴,只是就這麼望著靜止不動的街景。沒有任何表情的望著。

該要睡了,在夢與夢境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