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種意義上,我存在就是不停地扼殺自己的存在。頭破血流,掐著自己的脖子,又卑鄙的互利共生著。

我永遠不會停止自我厭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