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的頂端排列著人的遺骨。

黑白的格子在地上交錯,然後白色的格子像是熄滅般從地上消失,只留下中央的一點光線。但是黑暗無人觀看,光也一樣。兩者都不被賦予意義。

門敞開著,他緩緩地走進來,隨著他的腳步所造成的極細微的震動,人的遺骨一點一點地粉碎著。


光線

所有的已創造物都毫無意義。

這裡曾經擁有很多生命,但是塔開始消失的時候,都漸漸死去了。

被破壞的生命平衡系統將一切都吞下去了。

一隻鳥的骨骸被完整的留下,和殘破的枝幹一起,這是一個無人見證的奇蹟。

這裡曾經很美麗。

(在陽光灑在灰燼上頭時,新芽不再醒來。)




一開始是視線的模糊,就像近視。然後是輕輕的刺癢。物體在他眼中開始扭曲晃動。

醒來時鮮紅的花瓣佔據了他的左眼。

不知名的花朵,吞噬著視覺。

他在鏡子面前拿起了鋒利的刃,在花的邊緣游移著。然後將刀刃刺進另一隻眼睛。

鮮紅的花從雙眼開出。心臟鼓動著,替花朵注入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