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陽

放眼望去,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向日葵。

他的目光朝向刺眼的日光,睜大的眼中乾涸而疼痛。他的身體靜止下來,彷彿一株植物般。

蒼白的襯衫上沾滿花粉,鮮黃的花瓣中大量的、強迫的,埋沒了他瘦弱的身軀。

一朵花輕輕碰了他的肩膀。「嘿,放下那把鋒利的剪刀嘛。」花說。「和我們一起看看太陽。」

「但那是虛假的。」他說。「我們擁有的只是假造的太陽。」

「那又無所謂。」花聽起來有點生氣。「在我們之中,不好嗎?」

「和我們相同不好嗎?」

「成為我們的一部分嘛。」

更多的花向他說著。平坦的山丘上吹來一陣風,花的話語和粉末被風吹散,剩下細碎的交談聲在他耳邊輕笑著。

「那些外面的人都瘋了。」等風過去,最開始說話的花說。「但是,你是不一樣的。也許你和我們更接近。」

那些外面的人都瘋了。他在心裡重複著花的話。但是,外面已經沒有人了。所有人都不在了。

「你對我們非常溫柔。」其他花說。

他一把剪下了幾朵花的莖,脆弱的花朵隨即倒在他手上。被剪下的花失去聲音,其他花朵不再說話。

人造的陽光刺眼的照著,這裡還有生長不完的向日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