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的歌

蒼白的身體不斷掉下來。

發瘋的、失去意識的、不能言語的、冰冷的,一具具軀體摔落、堆疊。

他坐在那些軀體之中,身上沾滿了粉末。遠遠看來就像雪一般,逐漸掩蓋了他和其他的軀體。

他在這裡已經非常久了,在和其他廢棄的存在一同墜落時,他就應該因為粉末的致命毒性而死亡。

粉末沒有殺死他,但仍然剝奪了他的行動能力,他虛弱的轉動眼球,和一開始一樣,周遭沒有任何能用來結束生命的東西。



站起來的時候,身邊一片黑暗。

明明應該動不了的身體能活動了,因為長久的休眠而跌倒了幾次才能習慣行走。

一直盲目的前進後撞上了堅硬的巨大物體,黑暗中有扇門打開了。

「進來吧。」開門的人小小聲的說了。他不明白,但是漆黑之中沒有其他可以去的地方。他走進門內。

「我們建立這裡已經很久了。」那人說。

「這裡是什麼⋯⋯」他想發問,但卻不知從如何開始。一切都處在他的認知之外。

休眠的時候他應該是沒有移動的,但眼前的世界絲毫不如他記憶中的。那些軀體去了哪裡?或者,他自己去了哪裡?

為什麼外面一片黑暗?

「這裡是『塔』的內部。」那人說。「我無法向你解釋『塔』是什麼,但是我們都住在這裡。」

「這裡還有其他人嗎?」他問。

「有的,但是,你不會馬上見到他們。」他跟在說著話的那人身後,走下了樓梯。「不,並不是說不能見⋯⋯只是目前有些困難。」

短短的階梯通往的是一道透明的門,門後是一個白色的小空間。那人站在門的前方,銀色的燈光在他身上閃爍了一下便打開了。

「這是『電梯』,用來在塔的內部移動。」他向他說明。他們進入了那白色的空間,門關上了。再次打開的時候,眼前是一片開著花的草原。

「為什麼⋯⋯」

「仿製品。」那人的聲音比剛才更清晰一些。「但是,很像真的。」

「觸感、味道、形狀和顏色⋯⋯只有一個地方不同。」

「什麼地方?」

「它們不會凋謝。」那人說。

「凋謝?」

「就是結束了,永遠不再存在。」

「和死一樣嗎?」

「和死一樣。」

他們繼續往前走,草原的盡頭是一面牆。在他們接近時,牆的中間浮現出了原本看不出來的細縫,然後從細縫之處浮現了入口。

從入口進去後是長長的走道,